贵溪汽车网

当前位置:

天价药格列卫的前世今生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所折射的现实窘境

2019/11/10 来源:贵溪汽车网

导读

本视频的部份论点,来自于刘桥飞老师2011年发布在科学网上的文章《由“格列卫 — 一个转化医学的世纪典范”的前世今生说开去》奇特的费城染

本视频的部份论点,来自于刘桥飞老师2011年发布在科学网上的文章《由“格列卫 — 一个转化医学的世纪典范”的前世今生说开去》

奇特的费城染色体

1956年,一名从海军退役的年轻人,彼得.诺维尔,在研究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以下简称CML)肿瘤细胞的进程中,发现肿瘤细胞的染色体数目多于正常组织,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引发了他的重视。

然而,他本人并不是遗传学科班出身,因而他找到了另外一位研究染色体的同事大卫,来共同研究这1现象。

两个人通过4年的研究,在1960年证实了CML肿瘤细胞内存在一条小的染色体,为了纪念他们工作所在的城市,他们将这条染色体命名为费城染色体。

费城染色体的发现引起了大批科学家的关注,在1972年,芝加哥大学的珍妮特·罗利,进一步完善了关于费城染色体的理论,他发现,所谓的一条额外的小染色体,是由22号染色体的一部分与9号染色体的1分部的易位所造成的。

也就是说在CML肿瘤细胞中的22号染色体缺失了一段的长度,而9号染色体又多出来了一段长度。可是,为何会产生这类易位呢?在当时并没有找到答案。

所以,大多数的科学家还是认为,费城染色体只是肿瘤导致的结果而不是引发肿瘤的缘由。因果的混乱,使这项研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裹足不前。

时间来到了1982年,关于费城染色体的研究终究有了进展,新西兰科学家安内莉丝发现,9号染色体上的Abl基因,恰好与22号染色体上的BCR基因连到了一块,产生了一条BCR-Abl融会基因。这条BCR-Abl融合基因不受其他份子的控制,一直都处于活跃的状态。这就好像是细胞锁死了油门,致使其可以不受控的分裂。

为了进一步确认,当研究人员将融会基因导入小白鼠的体内后,小白鼠出现了致命的白血病症状。这个发现也终究证实,BCR与Abl两条基因的融合,是此类白血病产生的根本原因。

差点被毙掉的项目

历经22年,人类逐渐建立起来了关于医治CML的理论,可是知道了理论并不代表你就一定有解决它的办法。

从1960年到1982年的研究成果,就像是我们平时玩游戏积累设备的进程,好的设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你的终究目的是要打赢怪物或者锤爆你的对手。所以,在完成装备的积累以后,你还要不停锻炼自己的操作。

所谓的锻炼操作,对当时的科学家而言,就是需要寻觅一个化合物来抑制住它的分裂,这就需要有一个庞大的化合物库来作为支持,那么,谁具有这类库呢,固然就是大型的医药企业啦。

1988年汽巴制药公司的英国籍研究员莱登和德鲁克,为了寻觅这类化合物,展开了合作。

莱登通过高通量的药物设计挑选方法,选出了一系列的化合物,然后寄给德鲁克进行测试。经过几年的测试,德鲁克终究发现了一个可以在体内和体外均明显表达抑制BCR-ABL的化合物,STI-571,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因为在后来,他有了一个更响亮的称呼,伊马替尼(imatinib)。

好啦,抑制的化合物找到了,细胞学的实验也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进入动物和人体实验的阶段了。

但是,1996年风云突变,汽巴和山德士宣布合并,成为诺华公司。新的诺华公司高层其实不愿意再继续投入资金,用来做伊马替尼的临床试验。

这又是为何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要知道,医药公司都喜欢什么样的项目。

首先呢,这类病波及的人群一定要广,这样在药物研究好了以后就能卖的多一些。然后呢,这类病最好是不能根治的,患者需要延续治疗,这样卖的时间就能长一些。

遗憾的是,以上这两条CML都没有。白血病患者本来就不多,CML还只占白血病患者中的15%,并且由于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缘由,得这类病的人,服用药物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总的来说就是,不赚钱的事情,诺华公司不想做。

无奈的德鲁克依然没有放弃,他联合患者,对诺华的高层进行了长时间的游说,终究诺华公司决定掏出一部分的钱用于做临床研究,而这一掏就是几十个亿。

有了资金的注入,伊马替尼迅速的进入了临床阶段。在动物试验的时期,研究人员们进一步优化了这款分子的疗程和剂量,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均得到了证实。

由于其超乎想象的良好表现,1998年6月,伊马替尼就迎来了人体实验的阶段。与之前一样,仍然是一路绿灯,参与实验的人,均表现出了良好的反应。

基于其出色的治疗效果,美国FDA在2期临床试验结束后,还没等到第3期,就加速批准了这款新药的问世。而这款药物的产品名,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格列卫。

天价药的出现

好了,格列卫生产出来了,看来那些得了CML的患者终究有福音了。

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自2001年格列卫首次引入中国后,它的定价就一直是23500元一盒,一盒吃一个月,一年就是28万。要知道,在2002年北京一套3环的房子也只要50万左右,面对这类奇高非常的价格,多数患者为了活命只能靠卖房子和借钱来维持生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神奇的国家,印度,开始公然的仿制格列卫,据说,这类仿制药与正版的格列卫到达了99%的类似度,价格却只要500元左右,因而人们成群结队的开始前往印度购买仿制药。

可是,这类仿制药在中国却属于违禁药品,对穷人来说,要想活命就要犯法,《我不是药神》所展现的正是病人、执法者、仿制药和药厂之间的一场博弈。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中国不允许生产仿制药,也不允许去印度购买呢?

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利益问题,是不是政府会从中牟利?

打开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的网站,查询近期的政策通知,财税[2018]47号明确指出,我国对于抗癌药品实行的是零关税,并且在流通环节只征收3%的增值税。

随意找个搜索网站,输入格列卫和医保,我们会发现,格列卫已纳入了医保体系,你每买一瓶药,各省的政府将为民众承担60%到 80%的费用。

也就是说在国家环节,不但是没有赚钱,相反,由于格列卫高昂的价格,你每买一瓶药,国家都需要支付比民众高3到4倍的价格来用于补贴。

既然不是国家问题,那末造成价格虚高的缘由肯定就是由于药厂的定价了。

还真是,之前我们说过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是23500元,而同一款药物在澳大利亚的价格是10000元,在韩国的价格大约9700元。可是你也不好说它,毕竟别人拥有20年的专利保护,而且前期还投入了几十个亿的研发资金。

中国政府虽然十分不满,并且进行过屡次的交涉,但是西方药厂就是不松口。

一边要接受不公平的价格,一边还要支付高额的补贴,完了还被人骂,这到底是图了个什么呀?

我们的选择

《国富论》的作者亚当斯密曾说过: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酿酒师或面包师傅的善良之心,而是他们的自利之心。

第一阶段从1960到1982年的理论研究,之所以能在22年攻破一个又一个难关,是科学家们对名誉的追求,诺维尔和珍妮特因为费城染色体的研究先后被推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并且取得了拉斯克奖等一系列荣誉。

在第二阶段,之所以诺华公司最终能够研制出格列卫,是诺华高层对利益的寻求。

现在我们再来看印度的药厂,他们生产的仿造药品,虽然救治了白血病患者,但同时也从诺华的手中抢走了利益。也就是破坏了事物发展的规律。

让我们来做一个大胆的假定,如果所有国家都采取印度的这类方式来保护本国的利益,乃至开始侵犯发明者的名誉权。终究会造成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呢?

抢走了药厂的利益,那么对药品的研发会在1982年停止,如果侵犯了科学家的名誉,那么1960年就不会发现费城染色体。

在这个假定的世界中,人类在面对CML的时候,将不在是一个钱的问题,而是明天埋在哪里的问题。

14世纪的黑死病,18世纪的天花,20世纪的埃博拉病毒和2003年的非典,看来,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白血病在人类对抗疾病的历史中终究只是一个过客,而不是终点。

是去要一只会下金蛋的鹅,还是只要一颗金蛋呢?

王勤奋∣一个啥都写的公众号

天价药格列卫的前世今生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所折射的现实窘境

印度神油30分钟

吃了伟哥后的效果图_吃了伟哥后的效果图

伟哥的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天天吃

标签